毕业一年半,跳了两次槽。第一次3个月,第二次10个月,第三次从07年10月24日到现在为止已经有两个月了,还在ing。迷茫ing,一直在寻找着自己的方向。是方向不对,还是从一开始就走入了迷途?“我们应该找到自己喜欢做的事,然后用尽全力去做,等多年后我们回过头来突然发现,原来我们已经事业有成”。”胡”说。我觉得很有道理。因为我是属于干自己喜欢做的事而不计时间,不计金钱的那种。

     将要毕业的时候,找工作的条件是“包吃包住,带三金,能解决户口问题,工资要有1000多。”当时大家都是这么想的。于是带着这样的理想我们来到了昆山。找到了第一份工作,“基本工资(应该叫全薪,包括基本工资和工作加给)是1000块(基本工资是690,其余的是工作加给,之所以这样分,是因为算加班费的是按基本工资算的,而非全薪)”,转正后再长200,工作是5天8小时制,但是默认天天加班,每天都要加2.5到3个小时,周末的时候要双加。还要上夜班,两周轮换一次。所以这样下来,我一个月能拿到1700到1800的样子,公司包吃,但不包住。那时候是痛并快乐着。痛,因为我们的工作时间很长,7天12小时制,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每天除了睡觉就是上班,天冷的时候都没有时间去买件衣服穿。快乐着,是因为一起工作的同事都是刚刚毕业的,没有社会上的是故,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无话不说,天天说一些好玩的事。同事之间的关系很好。在干了足足三个月之后,我决定离开了。因为工作的时间太长了,我们几乎没有属于自己的一点点时间,还有妞妞的抱怨,她经常一个人去逛街,而我又不能陪她。而工作的内容也是我决定离开的主要原因。“测试技术员”,就是用电压表量量电压,示波器看看波形。如果有与标准不相符的地方,就送去维修。就是一个初中生,你教他一天,就能搞的烂熟。所以做的可谓是智商极低的事情。学不到什么东西。
     不过,那时候我做的还是很认真,我能保证只要经过我的手测过的产品,如果有问题,我是一定把它找出来了。也绝对对的起公司和它给我的钱。第一份工作吗,虽然不尽如意,但我现在还是经常想起,还有些怀念。
     这家公司叫“中鼎电子”,干了刚好3个月。
     “系统研发测试工程师”,名字听起来酷酷的。隔壁的一个笔记本代工厂,也是昆山相对来说比较好的公司。工资是试用期1700,转正后1900,不上夜班,因为Cost Down的原则,公司对加班有限制,也就很少加班。系统研发测试工程师,名字虽然好听些,但主要偏重的还是测试。工作的内容是按照excel文档的步骤一步一步的操,如果发现问题就告诉RD。只要外语还可以,电脑操作熟练就好了。做的依旧是没有技术含量的事情。所以一进来不到2个月我就发现又选错了方向。每天都是把程序设置好,等待,把结果记录一下。有Fail的就发给RD,没fail的就直接打个Pass。每天做多的事情是等待。大家都在那里上网,看碟麻痹着自己。不过我还是干了10个月。我不喜欢这样麻木下去,也不喜欢这样混日子的感觉。整整10个月后,我选择了离开。
     这家公司叫“纬创资通()有限公司”,是世界第四大笔记本代工厂,干了整整10个月。
     离开昆山,来到了上海。本以为在这里会燃起新的希望,也许能让我看到未来。所以充满了期待,义无反顾的来到这里。“EMI电磁兼容测试工程师”,以前听都没听过,一个全新的领域,“要是做好了这行,以后会很有前途”。面试我的人这么说。月薪3000(税前),公司包吃,一个月扣60块,三餐。住集体宿舍,6人间,50元一个月。责任制,没有加班费。来了之后才知道,每天默认是7:30到8点之间下班,有时还会更晚些,因为老板喜欢晚下班的员工,老板会每天都查阅你的上下班刷卡记录,而这直接关系到年终奖的评定。所以大家即使无事可做,也在那里干耗着,为了有个不算太差的年终奖。也是来了之后才知道,做的事情就是“转转桌子”,出来问题还是有台湾的RD来解决,我们也只是命令的执行者罢了。而最不习惯的是这里的人,也许大家都是搞技术的吧,都不知道怎么与别人相处。虽过了两个月的时间,我还是不能融入到他们之中,或者本来他们都是独立的,不是作为一个集体而存在。每个人都自高自大,都很屌的样子。很难相处,我们几个同时来的都是这种感觉。也是因为这,上班的时候很郁闷。真正工作的时间很少,也很清闲,大家都在那里上网,看碟,在混日子。而我,我还不想麻木。
    这家公司叫“广达上海制造城“,是全球第一大笔记本代工厂,据说还是世界500强的企业。07年10月24来的,至今还在干。

    不知道为什么,有了想离去的想法。而我自己也明白,我的这一步,是走错了。错在我又进了一个台资公司。

2 个评论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