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这就是我应当要承担的责任?
痛苦之门,由此开启。

好痛苦,又好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