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我真的是一个很听话的孩子。从来不会到处跑。在我上大学之前。我所熟知(或者说去过的)的地方只有三个。县城。姥姥家。和一个同学家。

    承德是个著名的旅游圣地。可我却从来没去过。那时候。我甚至连长途(10公里以上的距离)都没坐过。更不用说火车了。

    谁会知道。大学的志愿我却填写了个叫株洲的地方。仔细查了地图才知道是属于湖南的。在长沙边上。第一次做了火车。从河北承德的平泉一口气坐到了株洲。那是我第一次出远门。却是这样的遥远。

    从此。我就开始在南方生活了。一直到现在毕业一年多。我。还是在南方。还庆幸的是我无论到哪都吃的饱。也睡的很香。这样算下来。已有五年多。

    有种漂泊的感觉。因为南方人。大都有他们自己的方言。而且是听不懂的那种。说起话了。少了很多亲切感。每当在回家的火车上。到了河北境内。车上的人说的话就基本都能听的懂了。因为北方的方言。极接近与普通话。到了北京那段。就是完全的普通话了。所以呢。在河北。有中很亲切的感觉。因为他们说的话。虽然不是向你说的。但恩弄个听得懂。所以呢。我还是喜欢北方多一些。我很想去辽宁。

    昨天老妈打电话说。你们要不要考虑下回来。最好是北京那一带。那样离家近些。 其实。我也想。真的很想。那里才是我的家。而且。我还是喜欢北方人多一些。

   而在这。虽然已经一年多。但感觉还是很陌生。只是暂驻。却不是归宿。因为走在街上。与家里的街的感觉却是完全两样。

是不是人老了。在异乡,有些想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