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吃饭的时候妞妞说已经打算把上海那个公司的协议寄出去了,如果那样,那么她一定是去上海了。

没办法,只有跟着她混了,现在是阴胜阳衰的年代。

我要么就去杭州,要么也去上海了,反正这两个地方离的很近。

看来,我是真的喜欢上杭州了。去了两次,在那里总共住了一个半月,上了12天的班。

已经对那里有感情了。那里是一个很着迷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