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楼去接妞妞。回来的路上,经过路边的报刊亭,想到今晚在鹿城小吃吃的快餐,不仅想起了去年一个人在杭州的那段日子。

那时候还没毕业,在杭州找了份工作,是搞SEO的,每天的工作就是上网灌水,制造垃圾帖子,垃圾留言。我还是专搞国外网站那块。充分显示了中国人网络垃圾的制造能力。单调无聊却有不简单。觉得的五天八小时制,准时上下班,也从来不会加班。

我在公司附近租了房子,到公司只有5分钟的路程。一个人,下班后的日子无聊的要死。每次晚饭都在巷子里的小饭店吃,经常吃的菜是宫保鸡丁,7块钱。再加一、二碗饭,一顿下来要七八块的样子。那时候觉得还好,都是挣钱的人了,这也不算奢侈。吃完后,买份5毛钱并且有很多页的那种报纸,回到住的地方后怕在床上猛看,不管是喜欢的还是不喜欢的,都仔仔细细的读一边,连报纸中间夹缝的广告都看一看,而且是仔细的看。以此来打发慢慢长夜。大概会看到10点钟的样子,我就睡觉了。很想买个电视,那时候,每次上班路上经过有电视的人家或卖二手电视的地方都往人家屋里看看,一直在想,我什么时候能买个电视呢?可是我是穷人,兜里的钱所剩无几,离发工资的日子却还很遥远。有时候下班后不回去,站在马路边上看看汽车,看看美女。等天黑的时候在一步一步挪回去。

有次,我买了个大饼在路边边吃边看汽车和美女,站累了就蹲在地上。发现有人用差异的目光看我,也许他认为我是个乞丐。可怜可怜我吧。

周末的时候就更无聊。很想去上网,可是网费很贵,3块一小时。十块钱,屁股还没座热就要拍拍走人了。所以很少上。早上起来洗个脸,睡个上午觉,中午吃个午饭,回来后在睡个下午觉。吃完晚饭后在回来睡个晚上觉。这样的一天就被我睡过去了。有次夜里我竟然在凌晨两点的时候就实在睡不着了,在床上翻来覆去等天亮。

徒步走到西湖,围西湖转了一圈。看到了好多中国人,好多外国人。人家在看风景,我却在看人。我,太久没有与人说话了。上个雷峰塔,一定要乘电梯才能上,不恩能爬,只有一点高的小山,却搞个电梯,还要四十块。坑人么?我第一次体会到了穷人的尴尬。没上雷峰塔,谁叫我都里空空呢。

幸亏这样的日子不太长,只有20天左右。我就辞职走人了。没意思,我不喜欢孤单,更怕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