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批,我们来了五个,隔壁来了一个。隔壁的那个因为整天无事可做,还要装。受不了,走了。

快过年的时候,Smish走了,是个台湾人,据说去了DELL,是我们那里的主任。要走的时候赶上情人节,请我们吃了蛋糕,还喝了可乐。过年后,助理Amy走了,DL,挣钱太少了,说小孩子要上幼儿园,半年的学费要1000多。所以走了。我的一个邯郸的老乡也走了,至今我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昨天,“毛毛”也走了,据说只来了半年。前几天,六楼一口气来了五个女的,“胡”也来了,在五楼。我们副主任(刚刚升上的)根我聊天时说他本来也想走,但由于某些原因没走。我们Team Leader也打算走,简历早就写好了,今天去了广达面试。不知道结果怎样。她说她很想去上海。我们Team的sanshine也一直说要走,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师傅Judy还没这个想法,因为她还在考试。不过这也是迟早的事情。

还有好多人经常请假,据说是去找工作了。

当然,在这期间,我也转正了。

好多人走了,好多人来了,纬创,不错的公司。不过干久了也就那么回事。HOH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