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们的反应与大众正好相反.听到”红盟”解散的消息后,一个叫大鹰的黑客说,”那群小孩儿长大了.” 从1994年中国邮电部对普通客户开放网络服务算起,中国的网龄已过10岁,中国黑客的年龄还要更长久些.1993年,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院建设了一个试验性质的网络,开通不久,一名欧洲黑客发现了这个陌生的地址并闯进来,成为中国第一个黑客案例.

1996年,为数不多的中国人开始尝试建立BBS.这一年,英国17岁的女中学生莱安诺·拉斯特凭想象写出的《骇客帝国》,成为那一年的畅销书, “hacker”这个词传入中国,被译为””.次年,中国最老牌的黑客组织”绿色兵团”成立,黑客从此有了自己的江湖.

真正的黑客追求的是技术,极少人懂得他们世界的语言.1998年,一件意外的事件使中国黑客浮了上来.当年5月,印度尼西亚发生排华事件,直到8月,一部分相关的图片和报道才通过互联网传到了中国,一群愤怒的黑客决定对向印尼网站发起攻击.这次攻击引起了网民的关注和赞许,为次年的中美黑客大战打下良好基础.

1999年5月8日美国”误炸”中国驻南使馆后,中国网民向白宫投掷了大量的垃圾邮件阻塞网路,并成功图改了部分美国军方网页.在这次行动中,一位黑客赋予了这个群体新的颜色–象征着革命的红色,还发明一个对应的英文单词”honker”,意为”爱国的黑客”.

1999年正是网络泡沫年,黑客在这阵势不可挡的浪潮中不可避免地泛起了泡沫,一群技术刚刚起步的黑客开始建设自己的黑客网站.从1999年到2000 年,”中国黑客联盟”、”中国鹰派”、”中国红客联盟”等一大批黑客网站兴起,带来了黑客普及教育.不仅年轻人急于赶上这股浪潮,家长们也格外的支持,一位家长对参加中美黑客大战的儿子说:”学了这么多年电脑,也该到报效祖国的时候了.”

但并非每个人都为这种现象而高兴,”当你企图用文化去解构技术,它也许会发展成科学,也许会发展成巫术.”老牌黑客alert7说.

黑客大战催生了一大批新生代黑客,也使他们从一开始就陷入浮躁和急于炫耀的陷阱,新生代不甘于默默无闻地摸索黑客技术,而是把技术当作玩具.当一批小孩使用木马冰河盗取QQ号码并觉得好玩时,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所崇拜的前辈冰河从未攻击过别人的电脑.

若干次黑客大战后,无论黑客还是公众都开始反思这一行动的积极作用与副作用,到2002年,这股浪潮开始消退,就像lion在他的告别留言里说的那样: “激情早已不在.”此后几年,尽管各种黑客组织此起彼伏,但大型的黑客大战再没有发生过,而黑客这个原本隐秘的江湖,出于商业的需要,正在驶向浮华和炫耀的水面,绝大部分老牌黑客组织已经转变成了商业机构,黑客也摇身一变为网络安全专家.在网民心里留下深刻印象的红盟网站,在正式关闭前,已经多次关版,陷入名存实亡的境地.

红盟解散后,有人问:红盟倒了,还有新的黑客站出来吗?这根本不是问题,尽管黑客文化在逐渐由大众回归小众,但伴随着中国外交摩擦而发生的小规模黑客冲突从来没有停止过.当我们回过头来反思黑客江湖的浮躁,我们无法忘记1999年那个愤怒的夏天,当看到白宫网站上飘扬的五星红旗时,心里忍不住浮动的快意.

■万涛 “黑客教父”

记者 马昌博

在万涛口中,柳传志不是”柳总”而是”老柳”.”他挺平易近人的,那时侯经常跟他一起吃饭.”

“那时侯”是1992年,万涛还是个大四的学生,在北方交通大学学会计,同时在中关村给联想打工.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昔日的”老柳”早已如日中天,成为中国企业界的泰山北斗,而”老柳”眼中的”小万”也成为了中国黑客中的大哥”老鹰”,”中国鹰派联盟”的灵魂人物.

“病毒这东西挺好”

第一次有这想法的时候,万涛上大三.那时他就把心思都用在了机房:每天早上8点进去,晚上10点出来.一杯水,两个苹果,一坐就是一天,不去吃饭,因为回去就没机位了. 当时病毒刚开始流行,万涛碰到了一个叫”大麻”的病毒.”当时很兴奋,觉得病毒这东西挺好,很短小的程序,却能造成很大的破坏.”

学会计的万涛觉得自己想要胜过那些计算机科班生,只能找一个取巧的手段,病毒显然是最佳选择,”有种四两拨千斤的效果.”

想了就干,不久第一个类似”java”的病毒就弄出来了.这个小病毒造成的效果是学校整个公共机房的瘫痪,无计可施的老师最后竟然找到万涛帮忙.自己制造的病毒自己当然清楚,”杀毒”成功后,万涛成了机房的”座上宾”,获得了免费上机的权利.

三个月后,万涛在父母的单位发现了自己制造的的病毒,而父母的单位在南昌.

万涛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广东铁路集团.做不来会计的他给就集团做了一套财务软件,这套软件单位一直用了十年.不过他觉得这个”铁饭碗”的日子实在枯燥,1995年的一天,万涛在报纸上看到普华会计事务所招聘,就直接应聘到普华做审计去了.

按时上下班的日子让他头疼,1996年万涛辞职出来做了一个自由程序员.此后的万涛做了一个网络技术公司,但公司不景气,他就到南易科技公司做了首席安全顾问,一直到现在.

刺刀带着思想

万涛说自己不是一个纯粹的技术论者,他不知疲倦地呼吁”建立有中国特色的黑客文化”,并不讳言中国黑客的民族主义情结.他说,要想营造中国的黑客文化,就不可避免地需要吸纳一些非技术因素.

1997年纪念抗日战争爆发60周年的时候,万涛参与攻击了日本官方站点.此后诸如1998年针对印尼,1999年针对美国,2000年初针对日本的行动他都参加了.2001年陈水扁发表”就职演说”后,万涛组织大陆黑客发动”反台独”战役,在”水莲会”的主页上贴上了五星红旗.

也是在这期间,一个叫”白浪”的网友发表了一篇文章,说中国或许需要”鹰派”,很多网友以为是网名叫”中国鹰派”的万涛发的帖子,随后纷纷跟贴,要求成立一个”鹰派”组织.万涛也以”中国鹰派”的名义参与了讨论,并于5月21日发表了《班门弄斧:中国鹰派点评阿扁演讲》的文章.于是从此,”中国鹰派””以一声有力的呼喊、带着一种庄严和责任诞生了!”

万涛在”鹰派联盟”的章程中倡导一种”健康的黑客文化”,努力让黑客们以建设者的身份回到现实,而不仅仅是破坏.”我相信,我们联盟所怀抱的信念,是一种勇于承担责任和积极进取的信念,’燕雀焉知鸿鹄之志’,既然为鹰,就必须有鹰的傲气和自尊.”

因为总喜欢谈黑客的责任,万涛被一些崇尚技术的黑客说成是”以娱乐化手段领导大众黑客”,但万涛依然用布道者的热情去阐述自己的思想,”一直有两种声音在交锋,一种是唯技术论,一种是红客精神.”

他甚至雄心勃勃的要搞大众网络技术培训,”黑客技术就是刺刀,可以用来保卫中华民族在世界上的言论阵地,但是仅仅有刺刀没有思想是不行的.”他说,”我们要像拿破仑的军队,刺刀要带上思想.”说这话的时候,万涛的口气就象一个牧师.

这个已经33岁的黑客写了首《中国鹰派联盟网主题歌》:”我们是中国的鹰派,我们要做民族的精英,所有正义的人民给了我们力量和勇气,我们会永远战斗不息.”

他称自己的伙伴为同志,他的”鹰盟网”上有”社稷民情”、”思想争鸣”等栏目,最近推荐的图书是《思潮–中国新左派及其影响》.

■周帅 “江湖”十年间

记者 马昌博

这个27岁的年轻人,留平头,戴眼镜,一身黑衣,目光冷峻,很契合他的网名Coldface(冷面).这个名字代表的是他的网络身份:一个黑客,一个中国黑客.

“我上高中的时候做黑客就差点被抓起来.”周帅说.在江苏东台中学上高三时,周帅因为三番五次”黑”临县一个政府网站的聊天室而被电子跟踪,气急败坏的公安人员声称要抓他.那是1996年,周帅还未满18岁.

从1995年开始上网,到成为中国最早的黑客组织”绿色兵团”的重要后续成员,十年间,作为中国第二代黑客的周帅跟随中国黑客的节拍潮起潮落.

大一的年轻”助教”

周帅上高二时接触到电脑和网络,开始只是玩游戏,其后开始钻研技术.上了高三后,周帅”理所当然”把学习放到第二位,”白天逃课,晚上逃自习”,在网上去各个站点学习交流,学习一个叫Coolfire的黑客写的黑客技术教材.周帅网络技术突飞猛进,而学习成绩只有历史和英语还可以,其它的都是一塌糊涂, 险些过不了高中会考.

高考”自然名落孙山”,而周帅借父亲的关系到苏州大学去委培,专业是计算机工程.发现学校的教材已经落伍了, “没我高中学的多”.因为技术好,大一时周帅当了一个学期的”助教”–给同班同学教授计算机基本知识.”上午老师教,下午辅导员就叫我再给同学开课,我跟他们也没什么隔阂,讲上45分钟,然后让他们提问半个小时.”半年的助教生涯让周帅很有成就感,提起时都透着得意.

这是周帅大学最辉煌的一段时间,一年之后,周帅再度扬名学校–迷于做黑客的他除了计算机和英语之外的其它课程都要重修.处于劝退境地的周帅决定”跑路”–他从学校不辞而别,大二第一学期成了他的”最高学历”.

黑客前辈

当时正是网吧流行的时候,周帅说”学校周围的网吧几乎都是我给装起来的”.南京某报社要招聘网管,因为没有这个职位,就以记者的名义把周帅招进了报社.

此时,周帅已经成为中国第一代黑客组织”绿色兵团”的重要成员之一,自从一年前加入”绿色兵团”,通过不断”黑”外国网站练手,”Coldface”已经积累了相当的名气.周帅后来成为”绿色兵团”分站”网络力量站”站长.1999年,网络泡沫兴起的时候,”绿色兵团”酝酿商业化,并在当年7月成立了上海绿盟计算机网络安全技术有限公司.此时在报社无所事事的周帅也被网络安全技术商业化的”前景”所鼓舞,在1999年底组织了一个盛大的”网友假面舞会” 后,离开了报社,纵身下海.

他先是在北京一家公司做网管,然后出来单干,和另外一个人合办公司,对方出资,周帅技术入股.公司一开始还算赚钱,不久资金就出了问题,很快倒闭.

此后的周帅变的神秘起来,他只肯说自己前年底才回到老家江苏盐城,现在自己做了一个工作室,凭自己的”江湖名声”接活,”主要是给人做网络方面的项目 “.记者查到了周帅的网站,是一个叫”亚洲情报中心”的站点,上面有”致力于提供战略咨询,市场顾问,科技情报”的字样.因为不是注册用户,记者无法了解更多情况. 已是黑客界”前辈”的周帅手下有一大群黑客出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