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从吾悦回来,去次卧坐了一会,淡淡的忧伤。
也许,我认为好的,你们却未必也同样认为,或者是我没到那个年纪,体会不到你们对故乡的眷恋。
晚上看到你留下的纸条,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我对你们的关心不够,细节没注意。
既然回去了,异乡的我,也唯有祝愿你们一切安好。

1 个评论

评论功能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