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最近人变懒了,而且是越来越了。很久没有敲键盘了,每天的业余时间都花在了看鲜果Reader上。我是一个执著的人,所以两年来我还一直执著着我的博客。也不知道写这些是给谁来看。上个月的激情很大,还计划着每天写一篇,添满博客日历的小格子,今天看来,这个月是无法实现了。想想,博客并不是我的全部,除了着,还有很多好玩的事情去做呢。顺其自然吧,只是还部想让这里荒废而已。

上班超级无聊的时候,就想起来打点文字。

头发的故事:

至于很小的时候,是怎么剪头发的,现在无法记得了,估记是老妈用剪子剪的吧。好像是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吧,那时候开始注意自己的外形了,好像老师叫我们写了一篇作文,题目是"我长的什么样",大家都回去照镜子,至于那时候的相怎样,好像并不太在意。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吧,知道美了。上小学的时候,没去过理发店,这样推理就应该是老妈来剪的吧。至于发型怎样,就更不在乎了,不过以老妈的水平,应该是现在的短碎,比较超前吧?!上初一的时候这个理发的工作还是由老妈来做的,清楚的记得,有一次剪了头发,我同学竟然说我的头发剪的好好看哦,还问我是在哪家理发店剪的。那时候我还不好意思说是出自老妈的神手。记得有别的同学也是家里自己给剪的,就难看死了,有的还把头皮剪破了,导致那里以后都不在生头发。恐怖。

好像是初一的后半个学期,郭富成的头发风靡整个中国大路,我的一个好朋友就搞了个那样的发型,我们都觉得帅的不行,后来我和另外一个好朋友也去搞了个,(这种发型一 直使用到我上大三的时候),后来全学校的男孩子只要是长头发的好像都是那个发型,当年的流行成都可见一斑。这样的发型老妈是剪不出来的,就只有去理发店理了。那时剪个头发时一块,吹风再加五毛(就是剪完头发,理发师会用吹风机把头发吹干),那时学校附近有三家店,有一家剪这样的头发是很好的,我和我的好朋友也就成了那里的常客。那时的发型这的很帅,至少是在那个年代。那时候最痛苦的事就是头发已经长的很长了,要去剪的时候。因为人都是这样,当一个人的头发发生慢慢变化的时候,自己和周围的人都是能接受的,而且一直都会看着很顺眼,而要是突然剪了之后,自己和别人就一时无法适应,怎么看怎么都不顺眼,需要一段时间才能习惯过了。老妈的理论就是"刚剪的头发不整齐,而头发是三天长齐的",那时候觉得头发好聪明哦。头发真的很长的时候,又不得不剪,那是心里做着剧烈的斗争,极其矛盾,该剪了,又非常担心理发师会剪坏,自己接受不了。

上高中的时候还是这个发型,不过心里承受能力已经变强了,到该剪的时候就毫不犹豫的去剪了,或者是我相信理发师的水平,学校边上有个理发店,女的(那年头男理发师还不是主流),有些小漂亮,很瘦,骨感,也很个性。我和我的兄弟包括我们学校的很多人就成了那里的常客,每月至少去一次。高中那几年基本都是在那家店里的,关键是理发师比较好,每次去了都热情招待,来说些家常,给人感觉很亲切。我觉得关键因素还是那个女的,长的是我所喜欢的类型。那时理个头发时四块。

高中的时候染过几次头发,染的都时酒红色,虽然学校急历反对。为了追求个性,为了追求美吧,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染个头发时八块,还是比较便宜的。

大学的时候,学校周围的理发店很多,竞争很激烈,有一家是公认剪的比较好的,我上大学时的头发也绝大部分都是在那剪的。那时剪个头发五块。还时依旧保持初中高中时的发型,就时长长了剪短而已。大三的时候,突然觉得这个发型很麻烦,每天都要梳头发,风吹来的时候还要担心自己的头发乱不乱。有一天晚上突发起想,去理个光头算了,我是说干就干的人,当天晚上就剪了个光头,剪之前理发师一直询问我,问我是不是确定要剪。男子汉当然说干就干。剪完后,一摸我的头皮,有种怪怪的感觉。第二天上课的时候班里所有的人都看我,嘿嘿,没见过光头阿,有什么好看的。不过看就看,我也无所谓,只要自己觉得好就行了。那时宿舍的刘还说"每次我走到宿舍门口,看见你的光头,就知道是我们宿舍了",可见那时候我的头还是比较光的。

后来头发慢慢长长,修理成短碎,我就觉得短碎也不错,省事,方便,省时间。这样的发型持续了一段时间, 暑假回家时,老妈说这样不,好看,还是养长吧。后来经过深思熟虑,觉得还是恢复原来的发型比较好,大四的是邻近毕业,也要找工作了。就这样,就又养回了原来的郭富成发型。

(好像毕业后有一段时间我还是短发,好像是工作后才养起来的,有些记不清了,有些乱,还有待查证。)

毕业后近两年的时间还是保持着这样的发型。那时候在昆山,小区边上有家店比叫好,理个头发八块,效果也比叫另人满意。有诉一次我突然想换一家店看看,结果剪完结账时告诉我要18块,当时就把我吓坏了,不过转顺想了想,人家是给你干洗的吗,也值了。后来就再没去过那家店了,还依旧剪八块的。再昆山也有五块的,不过看起来都是些小店,担心质量不行,也没去过。后来在上海公司的生活区,剪了个头发花了20块,"上海果然不一样阿,剪头发都比别的地方贵",当是我海兴奋滴给我同学发了短信。不过那家店也是干洗的。后来又去剪过一次湿洗的,要十块,三分钟搞定。我就绝学以后再也不去了,在一个有几万人生活的生活区里,有是独一家,生意还这么差,可见理的有多差了。后来在松江,快过年回家的时候,做过一次头发,定型。理发师说我的头发比较翘,做个定型就好了,花了40块,没做初什么效果来。以后我觉得再也不听理发师忽悠了。在闵行区,有个较偏僻的地方,剪个头发是10块,好点的理发师是15,这还能接受,毕竟是上海嘛。

天气逐渐变热,我觉得我该去剪个短发,想了一星期,就又来到了闵行的那家。理发师说我要是剪短发,需要把头发做下,把两边做高,这样看起来就很好看。说着说着我就又被忽悠了,花了我73块,结果回来后没有一个人说好看的,尤其是我的老婆,这事抱怨了我好几天。说浪费了73块钱,五一的时候不出去玩了,坐在家里吃馒头,买菜不许买肉,还不让我吃早餐,要把这钱省回来。抱怨归抱怨,不过我觉得这次剪的还真不错,我还是很满意的,只要我觉得好就行了。理自己的发,让别人去说吧。

现在是长碎,比较好看,我觉得。突然觉得我现在是个富有的人,嘿嘿。